山西省長三角招商網--榛ㄥ彶闀峰粖--

文章排行榜

* 山西在唐代的地位(一)
* 山西博物院十大國寶(圖)
* 話說山西洪洞大槐樹
* 戰國青銅器佳作——銅犧立人擎盤
* 李淵父子晉陽起兵
* 太原城的歷史變遷(圖)
* 趙樹理與《小二黑結婚》
* 新石器時代的山西文化
* 隋唐時期山西燦爛的文化
* 舊石器時代的山西文化
欄 目 導 讀
 
 
中共歷史上兩位高級將領被警衛員殺害(圖)
   www.inwuln.live        發布者:admin  發布時間:2008-4-16

叛徒劉厚總殺害項英前后

 周恩來(中)與葉挺(右)、項英(左)留影

  “皖南事變”后,新四軍政委項英的警衛員劉厚總喪心病狂地將項英等人打死在山洞中,之后又投靠了國民黨,成了可恥的叛徒。到1952年,這個可恥的叛徒終于落網,受到了應有的懲罰。

  □文/曉農

  劉厚總其人

  劉厚總,1903年出生在一個世代貧困的農民家庭。窮苦人家的子女往往歹帶好長,從小跟著父母喝稀粥咽糠菜的劉厚總,長到十八九歲,竟是一個手腳粗壯、身板厚實的后生,皮膚黑黝黝的,額頭略略有些凹凸,兩眼不夠活泛,模樣顯得憨厚。

  劉厚總在如火如荼的農民暴動中,以一種不可移易的階級本性,奮身投入其中。數年來的經風歷雨,劉厚總由一名勇敢的游擊隊戰士,鍛煉成長為地方紅軍的中層干部。1933年,他是中共耒陽縣工作委員會委員,任湘南赤色游擊隊第三大隊(即縣大隊)大隊長。一年多以后,他調到了湘東游擊隊,一直擔任中隊、大隊的軍事職務。

  1937年11月,他隨湘贛邊的紅軍游擊隊380多人,由陳毅帶出九隴山、鐵鏡山、武功山等深山老林,在蓮花縣的神泉整訓了一段時間,然后開到皖南,編入新四軍1支隊1大隊,起初是個連級干部,后來當過副營長。

  在山里打游擊慣了的劉厚總,加上性格粗魯不善于做思想工作,不適應新四軍的帶兵要求,他發怒時對士兵拳打腳踢或用皮帶抽的軍閥作風,使他受到紀律處分和撤職懲罰。組織上為了使他克服綠林習氣和軍閥作風,1939年5月曾派他去延安抗大學習。可是,劉厚總不習慣于抗大的正規軍訓及紀律約束,竟假也沒請,只是留下一張簡單的字條就離開延安,回到了涇縣云嶺新四軍總部。他像一個犯了過失的孩子,戰戰兢兢地向項英認錯:“政委,抗大我上不了……”

  “沒出息!怎么偷著跑回來?”項英盯著他,語氣很嚴厲。

  劉厚總低著頭,木訥著說不上話來。幾分鐘后,項英才威嚴地干咳了一聲,說道:“真拿你沒有辦法,你說,你想干什么?”

  “我,我聽您的,……讓我給您做隨從吧。”

  項英聽到這兒,心里有一種憐憫:劉厚總畢竟是從游擊戰爭中滾過來的,他對這樣的同志有一種特殊的感情,于是說:“那就到我身邊做警衛工作,可別忘了———好好寫一份檢查!”

  劉厚總成了項副軍長———項政委的正營級隨從副官。任命之前,軍部政治部組織部長李子芳,還找他正式談過話。

  由于項英在新四軍中的特殊地位,這個除項英沒人管得著的已升至副團級的隨從副官,亦是軍中的一個特殊人物。

  槍殺項英、周子昆

  “皖南事變”后,1941年1月9日清晨,項英帶著副參謀長周子昆等16人,在沒有向任何部門打招呼的情形下,于高坦附近的大王坑離開正在與敵人全面激戰的部隊,朝高嶺方向的密林行動。

  1月21日,他們到達高度1017米的赤坑山。周子昆已向地下黨的同志打聽到,赤坑山的主峰叫蜜蜂桶,在那兒有個很大的石洞。劉厚總與周子昆的警衛員小黃等衛士,在這只有藥農涉足過的深山密林尋找了一個多鐘頭,終于發現了蜜蜂洞。

  這是一堵懸在巨崖半腰的洞穴,分為上下兩層,下洞能住二三十人,再往上攀登60米左右的石壁前行,便是一個只能住五六個人的小洞。周子昆在仔細觀察了上下洞的地形后,安排項英帶劉厚總、自己帶小黃,加上黃誠,共5個人住在小洞,其余人住于下洞。

  由于有地下黨組織的接濟,項英與周子昆等人,包括住于下洞的一些警衛戰士,極其艱難地挨過了兩個月的時日。自忖大難不死、決心從血泊中爬起來重整旗鼓的項英,無論如何沒有想到,死神的魔爪正向自己伸來。魔爪不是顧祝同三戰區的國民黨軍隊和附近縣里的反動武裝,竟是跟隨了自己3年、一貫表現得無比忠誠的隨從副官劉厚總!

  正好距離“皖南事變”整整90天———1941年3月14日,子夜過后1時40分左右,一直守候在洞口的劉厚總,大腦神經好像突然斷弦,心靈的堤壩倏時被翻涌了很久的黑浪沖垮,他猛然抽出那把二十響手槍,向著蒼穹射進來的微弱光線下的三個熟睡者,連連擊發……

  這天是驚蟄過后的第七天,從3月12日起就天降大雨,并有閃電伴著春雷在空中轟鳴。此刻洞外依然是一片風嘯雨吼,洞穴里的槍聲傳到外面已經很小了。

  劉厚總在干完槍殺項英、周子昆、黃誠(當時重傷未死)的罪惡后,喪魂落魄地呆在洞里,在3個多鐘頭的時間里,他歷經了一次蛇蛻式的昏迷和蘇醒,眼看洞外的天色越來越亮,他開始動手劫掠三個死者的錢物。只十幾分鐘,就劫得法幣(又稱國幣)24600元,赤金約9兩,金殼表、鋼殼表、懷表各1塊,手槍3支,自來水筆3支,連周子昆治胃病當藥用的一塊大煙土也沒有放過。

  投靠國民黨

  3月24日,劉厚總來到旌德縣縣境,被玉屏鄉鄉公所自衛隊扣留,押到鄉長那兒。鄉長對這個自稱是“第三戰區特務密查員”的黑臉漢子半信半疑,針對他“把我綁送到屯溪,自然能證明我的身份”之要求,想起旌德縣縣長李協昆正好在玉屏視察,便把劉厚總帶到李協昆休息的宅院。

  是年6月初,劉厚總被國民黨特務機關層層遞解,送到了重慶國民黨軍統局。期間正是共產黨和全國人民聲討蔣介石制造“皖南事變”的時候,軍統對這件事不敢大肆張揚,戴笠想殺掉這個四肢發達、不諳政治的莽漢,蔣介石搖頭說:“那不好,還是廢物利用一下吧。”不久,劉厚總在軍統第三情報組當了聽從別人的“副組長”。

  這時候的劉厚總,真正到了破罐子破摔的時候。他在特務堆里徹底放縱,吃喝玩樂,沉于酒色中難以自拔,對于上司布置的工作,高興就干,不高興誰也叫不動。這樣渾渾噩噩過了兩年多。有一次組里要他去執行一項任務,他口頭答應得好,出門卻溜到了妓院鬼混。特務組長得知后氣不打一處來,跑到妓院去叫人。正在風流的劉厚總被攪得壞了興頭,十分惱怒,從枕頭下抽出手槍,對那組長兇道:“操你娘的,你自己不去,叫老子去賣命,老子一槍崩了你!”特務組長嚇壞了,扭頭就跑。幾天后,第三情報組開會,戴笠親自到場,宣布劉厚總違規,收繳其槍支,予以“禁閉”處分,實際把他關入大牢,而且一關就是兩年多。

  冤家路窄落法網

  國民黨軍統特務魁首戴笠的殞命,倒給劉厚總帶來出獄的機會。1946年3月17日,戴笠在飛機失事中燒焦,蔣介石令徐恩增暫時代管軍統局。徐在接手后看到劉厚總的情況,下令發給劉一筆路費,打發他自回老家。

  出得監獄的劉厚總哪敢回耒陽老家?揣了那筆路費,在重慶、武漢吃喝玩樂了一段時日,看著花得所剩無幾,才乘船流浪到了九江。他身上的錢已是花完,一時找不著別的營生,無可奈何之下只得乞討度日。一天,劉厚總被烈日曬得頭昏眼花,加之肚饑,昏倒在“武記”鹽鋪的門口,被一個叫陳次興的管賬先生救起。陳見醒過來的劉厚總口帶湘音,問明果是湖南人,于是詢問情況。劉厚總謊稱是來九江采購貨物,不料被扒手偷光所帶的錢,一時回家不了,又無處乞討,所以餓昏。陳次興對他說:“我也是湖南人,出門在外,老鄉幫老鄉。我在店鋪幫親戚管賬,眼下鋪子里正缺一個打雜的人手,我跟老板說一下,看能否留下。”就這樣,劉厚總留在武記鹽鋪幫工。鹽鋪的雜務多為扛鹽,劉厚總有力舍得使,大包的鹽扛起來不怎么費力,又不管閑事,對店老板和陳次興甚是恭謙,這樣頗得老板滿意,劉厚總一干就是兩年半。

  1949年5月,人民解放軍三野攻占上海,與上海水路相通的九江,每天都傳來解放軍節節勝利的消息。劉厚總知道用不了多久,解放軍就會打過來,想到自己犯下了這么深重的罪行,共產黨無論如何不會饒恕自己,心里懼怕得很。這樣忐忑不安地過了10余天,劉厚總打定主意:陳次興這個人很講情義,他不久前已去江西的新余縣開鹽店,新余那地方定比九江偏僻安全,何不去那兒藏身?

  劉厚總從九江到了新余,不大費力地找到了陳次興的“興記鹽鋪”。陳有感于劉厚總來投,收留了他。劉厚總在鹽鋪里干得更加賣力,對買賣上的金額分文不沾,深得陳次興的信賴。不到兩個月,新余解放,在軍管會街道辦事組造冊登記各家的戶口時,陳次興將劉厚總當做自己的堂弟,以陳次旺的假名填上戶口冊,正式成為陳家的一員。劉厚總對此歡喜不已,決定在鹽鋪好好干下去,安安靜靜地度其余生。

  劉厚總的如意算盤只打了兩年多。1952年7月,在全國公安系統的統一布置下,新余縣公安局開展戶口核對,對每戶的主要人員歷史加以核查。本來,公安人員已在“興記鹽店”核查完畢,正要轉到旁邊一戶,忽然,有個公安對從店外走過的一個人喊道:“黃局長,你到哪兒去?我們在這兒哩。”那人聞聲走進鹽店,對核查的工作人員打招呼:“同志們辛苦。”

  這個被稱為黃局長的,正是年初才從部隊下來的新余縣公安局副局長黃宜蕃,分管戶口核查。他與幾位檢查人員聊不多久,看見了正在忙碌的劉厚總,心中不覺一愣,感到此人好像在什么地方見過,可一時想不起來。他立時把陳次興叫過來,問了一些情況。黃宜蕃聽說這個店伙計并非本地人,加重了心頭的疑惑,然而經驗告訴他不可打草驚蛇,便不再問了,若無其事地離開。

  真是冤家路窄。這個黃宜蕃不是別人,正是14年前周子昆的警衛員!那時候在皖南云嶺,同在一個軍部,哪天不要見到劉厚總幾回?雖然過了12年時間,劉的外相有所變化,但基本的臉型和身架變化不大,仔細看還是認得出來。黃宜蕃回到局里,越想越覺得此人就是劉厚總,他立時找到局長,講了情況,局長同意:馬上逮捕、審訊,不要讓他溜了。

  翌日一早,7月28日6時左右,黃宜蕃帶著十幾個公安人員,將“興記鹽店”包圍起來。店門打開后,黃用槍對著劉厚總的胸口:“劉厚總,劉副官,別來無恙?”

  “啊,我,我不是劉副官,你認錯人了。”劉厚總連連擺手,矢口否認。

  “哼,劉厚總,別裝蒜了,你說我是誰?”

  “你,你是……”劉厚總盯著黃宜蕃,心里緊張地思索著,但他無論怎樣也想不起這人是誰。

  “我,我是周副參謀長的警衛員!”黃宜蕃一聲斷喝:“你真的不認識?好好看看我吧!”

  劉厚總聞言,心懷恐懼地“啊”了一句,隨即面色大變,兩腮的肌肉微微顫動起來:“你,你……”

  “把這個可恥的叛徒捆起來!”隨著黃宜蕃的喝令,早已上前的幾個公安人員一把扭住劉厚總的雙手,用銬子銬上,立時押回縣公安局審訊。

  中共華東局書記、上海市長陳毅,聞悉當年殺害項英、周子昆的兇手落網,心情十分感慨,當天給中共江西省委書記陳正人打電話,指示公安政法部門盡快結案,處決這個罪大惡極的叛徒。同一天,華東軍政委員會副主席譚震林,也給省委拍發了及早嚴懲叛徒的電報。

  逃逸了12個年頭的可恥叛徒,終于沒能逃脫人民的法網。8月初,劉厚總在南昌被處決。

  摘自《文史精華》第10期

  天津日報社 劉曉農

韋拔群烈士犧牲經過及其它……

韋拔群唯一的一張畫像

  韋拔群烈士是廣西右江地區的第一個農民運動領袖,參加鄧小平同志領導的“百色起義”,是右江革命根據地創建者之一,是我黨我軍早期犧牲的高級將領。鄧小平同志高度評價韋拔群:“韋拔群同志以他一生獻給了黨和人民的事業,最后獻出了他的生命,他不愧為無產階級和勞動人民的英雄,他不愧是一個模范的共產黨員。”

  一 、韋拔群烈士犧牲的經過;

  1930年10月,紅七軍奉黨中央的指示,北上與中央紅軍匯合。韋拔群奉命留守右江革命根據地堅持斗爭。紅七軍主力北上后,桂系軍閥即命廖磊率領萬名軍隊對右江革命根據地的東蘭、鳳山等地進行殘酷的圍剿,對根據地實行殺光、燒光、搶光、擄光、鏟光的血洗政策。為了避開敵人的鋒芒,韋拔群將隊伍化整為零,開展游擊戰。1932年10月18日韋拔群帶領其侄子韋昂和一名姓藍的瑤族警衛員秘密來到賞茶洞開會。賞茶洞位于東蘭縣東里屯韋拔群家鄉咐近,這時韋拔群已身患重病躺倒在洞里。韋昂就趁夜黑返回家中。韋昂的老婆看到丈夫回來,就對其勸說,現今國民黨懸賞一千四百元大洋買韋拔群的人頭,你而今跟著韋拔群東躲西藏的,一旦給國民黨抓著,就要人頭落地,不如殺了韋拔群去領賞,我們就發大財了。在高額懸賞的誘惑下,韋昂終于動搖了。十九日凌晨,韋昂回到賞茶洞,只看見韋拔群一人睡在山洞里。這時他正發高燒,昏沉沉地頭枕著一枝駁殼槍熟睡,韋昂就推了韋拔群一下,見他沒有反應,就輕輕地抽出韋拔群頭下枕著的駁殼槍,連對著韋拔群頭部開了兩槍。殺死韋拔群之后,韋昂殘酷地割下韋拔群的頭顱逃離山洞。剛走到洞口不遠處,迎面就碰到下山打水回來的藍姓警衛員。韋昂就用槍指著警衛員不許動,趁著警衛員還不明白發生什么事時,韋昂立即奪路飛跑下山。

  然而國民黨卻食言了,一分錢都不給韋昂。他只好天天去吵、去鬧。最后,給了五百塊大洋了結。當時五百塊大洋已是一筆不少的財富了。拿到錢后,韋昂就帶著老婆逃到南寧定居。一下子有了這么多的錢,韋昂就和他的老婆過起花天酒地的生活。結果不到一年時間,到手的五百塊大洋就揮霍得一干二凈。沒有錢了,韋昂又去找國民黨要。這下,國民黨可是翻臉不認人了。若韋昂再鬧,就把他關起來。這才把韋昂給鎮住了。

  沒有錢了,怎么生活?韋昂立即想到販賣煙土。當時,販賣煙土是一種獲取暴利的買賣,但也是很危險的生意。販賣煙土的途徑是經百色到云南和貴州。對于這條路,韋昂是非常熟悉的。后來,韋昂的行徑被右江革命根據地的地下黨知道了,就埋伏在販賣煙土必經的路上,最終將叛徒韋昂處決了。

  韋昂的老婆在南寧聽到韋昂被地下黨處決的消息后,立即逃離南寧,跑到融水縣。后來嫁給當地的一個裁縫匠,從此改名換姓在融水縣躲藏起來。一九六四年融水開展“四清”運動(是清政治、清經濟、清組織、清思想),對每個外來人口,都必須如實地交待自己的歷史。這樣,躲藏了三十二年殺害韋拔群烈士的主謀終于被伏法了。

  二 、尋找韋拔群烈士遺骸的經過

  一九五零年中共廣西省委和省人民政府組織力量尋查韋拔群烈士的頭顱。韋拔群烈士犧牲之后,國民黨就將韋拔群烈士的頭顱裝在一個盛滿酒精的玻璃缸內,在廣西各地“示眾”。

  當時,查找到二條有關線索:一是國民黨編寫的《東蘭痛史》一書所載:“韋拔群的頭顱最后轉到梧州,埋于梧州之公園”。另一條線索是,韋拔群烈士的頭顱每到一地“示眾”時,當地的報刊都當作頭條新聞刊登出來。所以,就決定按時間的順序,一個地方一個地方的排查下去,最后查到梧州之后,再也沒有這類報道了。可以肯定,韋拔群烈士的遺骸應當在梧州。在梧州,走訪了所有當時國民黨留在梧州的黨、政、軍、警人員,但只知道韋拔群的頭顱在大較場“示眾”,但卻不知道最后埋于何地。后來,又找到一名在國民黨梧州監獄做雜役的老人,一問起這件事,老人就說他曾被命去掩埋一個裝著頭顱的玻璃缸。當時,韋拔群烈士的頭顱在梧州“示眾”后,開始腐爛了,所以國民黨只好把它掩埋起來。這個雜役工就把它埋在北山公園內。在老人的帶領下,終于找到韋拔群烈士的遺骸。顱骨的左額上方有兩個彈洞,一個在左前額直穿左耳后部,另一個子彈尚夾在骨縫內,這與韋拔群烈士犧牲的情況相吻合,可以斷定這是韋拔群烈士的遺骸。

  找到韋拔群烈士的遺骸后,廣西省委和省人民政府舉行了隆重的儀式,派出一艘輪船專程到梧州,把韋拔群烈士的遺骸迎回南寧。

  在寫此文前,在網上尋找相關資料時,看到一則尋找韋拔群烈士遺骸的文章,它與我聽到的情況略有區別,但更為詳實。現摘錄如下:

  韋昂割下韋拔群的首級交給國民黨剿共頭目廖磊。韋拔群頭顱被裝在玻璃缸內,在東蘭、百色、南寧、柳州等地“示眾”。最后到梧州,在大較場示眾三天,拿到北山秘密掩埋。一九五零年廣西省委和省人民政府組織力量查訪,查閱大量史料,召集文史工作者和老同志座談,初步獲得線索,證實當時國民黨編寫的《東蘭痛史》所記戴:“韋拔群的頭顱最后轉到梧州,埋在梧州公園”。經過十年查訪,梧州市有關方面終于在一九六一年底找到知情人:市園林處退休工人周十五。據周十五回憶,他在中山公園做雜工的親友李龍,早晨在公園內撿枯枝,碰巧看見國民黨軍人在公園內埋下那個“示眾”的金魚缸。一九六一年十二月十三日梧州市博物館的工作人員,在中山公園的明秀園門外找到韋拔群頭骨。頭骨左額上方有兩個被子彈打穿的小孔,一子彈直穿左耳后部,另一子彈尚在骨縫中。口腔上腭鑲有金牙。經醫學專家和老紅軍謝扶民等證實,確是韋拔群的頭骨。

  三、韋拔群烈士的畫像是如何繪制出來的

  我的老師是版畫家雷時康先生。在一次下鄉寫生時,雷老師和我們聊起他受廣西博物館之請,繪制韋拔群烈士畫像的經過。

  解放后,為紀念韋拔群烈士的豐功偉績,廣西的黨、政、軍等有關部門,多次發動群眾尋找韋拔群烈士生前照片,但一直都沒有找到。一九五八年廣西籌備成立自治區,廣西博物館就請雷時康老師繪制韋拔群烈士的畫像。廣西博物館提供二張韋拔群的有關照片:一張是國民黨把韋拔群烈士的頭顱“示眾”時拍下的照片,但比較模糊。另一張是韋拔群烈士的畫像。這張畫像竟出自國民黨特務之手。原來,紅七軍主力北上后,國民黨軍隊在東蘭、鳳山一帶拼命搜尋韋拔群。但他們都沒有見過韋拔群,也沒有他的照片,即使韋拔群站在他們面前,也無法抓到韋拔群。一個見過韋拔群的國民黨特務,就憑記憶畫出了韋拔群的畫像。這張畫像雖然繪畫技法是差一點,但畫得很像。雷時康老師就參照這張畫像,結合韋拔群烈士的胞妹韋武月老人的像來繪制韋拔群的畫像。韋拔群烈士的親屬都說韋武月老人長得很像韋拔群。畫像畫好之后,又根據韋拔群烈士的親屬的意見,作了一次又一次的修改,直至大家都比較認同。這就是今天我們看到的韋拔群烈士的畫像。

  四、幾點說明

  (一)、關于韋拔群烈士犧牲的地點,在網上尋找相關資料時,看到是兩個不同的地點:一是東蘭縣東里屯的賞茶洞(有寫作雙茶洞或香茶洞)。二是巴馬縣平洞鄉弄烈村香刷洞。(也有說是在韋昂的家中。)但無論是寫作“賞茶”、“雙茶”、香茶” 或“香刷” ,可能都是根據壯話的音譯,都是同音異字。

  (二)、韋昂的老婆在一九六四年六月左右被伏法時,我正巧在融水縣。在街上,看到融水縣人民法院的告示就有此內容,只是當時沒有記錄下來。我想在融水法院的檔案里,可能會找到更多的資料。

  (三)、此文是根據相關人士的聊談,憑回憶寫成,難免有遺漏和錯謬的地方,懇請知情的同志補充和修正

  二零零七年六月十日于桂林 庫屠左夫

  網絡編輯:夢瑤

 
 
  *   中共歷史上兩位高級將領被警衛員殺害(圖)      2008-4-16

山西省長三角招商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①凡本網注明“稿件來源:山西省長三角招商網”的所有文字、圖片和音視頻稿件,版權均屬山西省長三角招商網所有。
② 本網注明“稿件來源”為其它報紙或網站的文/圖等稿件均為轉載稿,本網轉載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其內容并不代表本網觀點,僅供參考。如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從本網下載使用,必須保留本網注明的“稿件來源”,并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如對稿件內容有疑議,請及時與我們聯系。
③ 如本網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請作者在兩周內速來電或來函與本網聯系。

 
主辦:山西省人民政府駐上海辦事處 © 山西省長三角招商網 版權所有
中華人民共和國工業和信息化部 滬ICP備18048164號
疯狂马戏团投注 代理林文护眼笔赚钱吗 做斗鱼直播是怎么赚钱 为什么说赚钱的生意都在刑法里 小米手机上那些应用 赚钱 三亚开一个洗草厂赚钱吗 梦幻赚钱的玩法 专业做推广的微帮赚不赚钱 燕窝分等级商家想赚钱 深圳最赚钱公交线路 九游有什么赚钱的游戏 卖保健按摩器材赚钱吗 前年零成本快速赚钱门路 适合平民赚钱的网游 投币机哪种赚钱 武汉卖植物赚钱 学什么有赚钱的方法